128期百度集团单双中特投资|全年六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

頭圖加載中...

loading

日本 | 但愿呼我的名字為旅人

  • 出發時間/2019-08-21
  • 出行天數/21 天
  • 人物/一個人

回想起來,那天我碰上的每個人,似乎從一開始就看出了我跑來三浦是想干點什么。每個人。

花鋪的老伯,坐在建筑工地上的中年男子,駕駛著鈴木小貨車的管理人。“HIDE?”他們問。我點點頭,他們便都心領神會地笑了,然后指給我看怎樣才能找到你。

等我把特地為你挑的紅玫瑰同 卡薩布蘭卡 百合,小心地插進盛著清水的錫皮桶中,這才發現,我太過緊張,以致于把包花用的白牛皮紙揉搓得皺皺巴巴的。

“倘若淚珠可以筑成旋梯,記憶可筑成長巷,我必走路去天國,奪你回來。”

按下松本家的門鈴的瞬間,我不禁有些后悔,到底不該這樣冒冒失失地找上門來。

HIDE媽媽熱情地接待了我。

玄關的立柜上,擺滿了“秀娃”。墻上到處掛有HIDE的藝術寫真。HIDE設計的透明speaker,HIDE媽媽特地接通電源,陪我聽了一支《Eyes Love You》。有HIDE聲嘶力竭地叫人起床的老式鬧鐘,HIDE媽媽把那錄音放了一遍又一遍,“還怪有趣的吧。”說著又放了一遍。HIDE媽媽如數家珍地向我展示著HIDE的天馬行空,還把地上Yellow Heart的積木熊擺弄成彈吉他的姿勢好讓我拍照。

“HIDE啊,走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我老啦,他還是這樣年輕,他將永遠這樣年輕。”

末了,她出神地望著你粉發的半身像,如此說道。

常常我人回到了家中,靈魂卻還在調皮地滿世界游蕩。

盛夏, 歐洲 偏遠小鎮的噴泉廣場,問雪糕車買Lemon Sorbert,有時也吃Pistachio Gelato。深冬, 北海道 ,人滿為患的酒館,要 那不勒斯 意面和新鮮水果雞尾酒。

夢,是她隨手寫來的明信片。只言片語,地址不詳。

她沒有迷路,她一直記得回家的路。她只是接受了漂泊。

三十年前, 東京 下了一場雨。

先生集結的五人樂隊X,發行了名為《BLUE BLOOD》的新專輯,妄圖從地下進軍主流。誰都沒想到的是, 日本 的音樂產業史就此改寫,視覺搖滾開始大肆風靡世界。

1992年,XJAPAN在東蛋連著開演三日,成為當時本土樂隊中的先驅。1993年,XJAPAN再登東蛋,創下連續五年在東蛋開跨年live的記錄。1997年,金融風暴席卷 亞洲 ,XJAPAN宣布解散。1998年,吉他手HIDE意外離世。1999年,明仁天皇即位十周年,先生獻曲《Anniversary》。2007年,XJAPAN重組復活。2011年,貝斯手TAIJI因故身亡。

……

三十年后,Evening with YOSHIKI 2019 in Tokyo。我注視著先生在《I'll be your love》的樂聲中撥開人群走來,我感受著先生的手似流水般從我的掌心滑過。

雨還在下著,還將下上許久。Endless Rain。

其實我是有點兒憚怕 東京 的。

她就像是住在一個街區上的有點兒神神叨叨的不甚省心的靈媒鄰居。人們對她的看法莫衷一是,有人叫她迷得神魂顛倒,有人提起她就咬牙切齒。

新宿,代代木,原宿,澀谷,代官山,表參道,六本木,銀座,秋葉原,淺草,是她錦袍上令人嘖嘖稱奇的花紋繡樣。 東京 塔,天空樹,明治神宮, 東京 巨蛋,武道館,根津美術館,是她片刻不離身的讓人眼花繚亂的佩飾道具。

不少人慕名來找她,解簽,占卜,找丟失的物件兒,續夢,買稀奇古怪的藥丸。

我總是躲她遠遠的。直到這天她找上門來,問我是否愿意去她那里坐坐。

整個旅行期間,我出入了八間酒吧。何以記得這樣清楚,當然是所到之處無不令人印象深刻(褒義),再說花出去的酒錢也相當可觀。

曾在電視劇《只有吉祥寺是想住的街道嗎?》中出場的酒吧N.Park,老板免費招待了我一杯當店招牌的檸檬氣泡酒,只因我們都相當中意XJAPAN。

在全 日本 侍酒師大賽的冠軍店Bar K6,我咽下赫赫有名的羽生撲克牌威士忌。

還有“傳說中的酒吧”保志,光是在銀座就氣魄地開了四家還是五家同名酒吧。當我作為當晚首次亮相的新面孔而坐立不安時,能講一口流利中文的 日本 女孩子在我身旁坐下了。我得知她叫茜,中學念過復旦附中,在 銀川廣州 都曾居住生活過,大學里修的是 中國 近代史。下個月她即將嫁到 中國 來。

“我說,不試著寫寫 日本 人不知道的 中國 人眼中的 日本 ?”她歪起腦袋,一手擎著下巴一手把玩著喝空了酒杯,問道。

東京 怪可怕的。”

話一脫口,我便自覺不妙,但為時已晚,住在我樓下的田口夫婦頓時面面相覷。兩人是從 東京 來的自由設計師,妻子還接過花王指向 中國 市場的包裝設計活兒。瞧我都說了些什么。

我這個那個如此這般笨嘴拙舌地解釋起來,噯噯,但愿能亡羊補牢。

過了一天,他們問我要了聯系方式,“下次來 東京 務請聯絡,有空一定帶你好好轉轉。”田口先生笑著說。

“雖然可能沒辦法要你立馬愛上 東京 ,這不現實。但是 東京 自有她的可愛之處,與電影電視劇之類的通通無關,而是 東京 自身的魅力,這點我可以保證。所以,還請再來 東京 啊。”

向事務所的管理人員說明來意,填好表格,我順利拿到了自行車鑰匙和墓區地圖。

13區7號11番。沢田泰司さん。

我盡量不去想我們何以會用此種方式相見,只是專注蹬腳下的踏板。這不是什么輕松的事兒,自行車到處銹跡斑斑,像一條老態龍鐘的大狗,有規律地發出茍延殘喘的呻吟。

擦光了一整盒火柴,線香總算飄出了裊裊青煙。我正要松口氣,淚水卻涌上來模糊了視線。

“我想象你轉世成未曾見過的花,這些花生長在像 法國 那樣遙遠的國度一座不知名的山上。”

當我第一眼見到草間彌生的 黃南 瓜,我登時想起了北野武。

想起他在《北野武的小酒館》一書里談自己學生時代怕死怕得不行,怕自己不能精彩地活著,怕自己過出沉悶又無聊的生活。

“即便是有機會讓我的人生重新來過,我想我還是會選擇那種會以幾億度的高溫飛速燃燒的人生。”他說。

而我怕的是不能游遍世界。過去怕,現在也怕來著。只要想到有不少地方我還沒去過,還沒親眼看看那兒荒誕不經卻妙趣橫生的光景,就劇烈不安起來。 直島 有一頭坐在海邊的南瓜,什么地方一定也有每晚自己起舞的紅靴子,倒著走的時鐘,能唱歌的胖茶壺。不去看看可不行。

庵治是《在世界中心呼喚愛》的外景地,這是我住進來以后才知道的事。

至于電影,則是回國后的10月28日才看的。広瀬亜紀(長澤雅美飾)的生日正好也是這一天。看到這里時,我吃驚不小,竟有如此巧合,看來我同庵治的緣分著實非同一般。

亜紀看中索尼walkman的電器行,實為庵治的干洗店。終其一生戀慕國村老師的重伯伯開的雨平寫真館,成了鎮上的咖啡店。亜紀與朔太郎爬上的堤壩,在庵治漁港的盡頭,與十五年前沒什么兩樣。亜紀蕩過的秋千,還好好地立在皇子神社前的空地上……

眼前的景象我見過。

海無憂無慮地躺在秋天里。長夏遲遲不肯走,余熱就像熟過頭的香甜的梨,漾出醉人的酒香,催得大伙兒昏昏欲睡。255號公路巧妙地迂回了一下,好叫人們以為此路能通到海的深沉的夢里去。

在夢里,我是海上的風,光著腳在這世上跑來跑去。我跑過塞倫蓋蒂草原,比花豹還快。我跑過亞馬遜雨林,在雨點落下之前。我跑過 撒哈拉沙漠 ,驚起最年長的駱駝,一聲幽幽的嘆息。我是海上的風,在春光里同一瓣落櫻共舞,在月光下感受一枚紅葉的顫栗,在半空中親吻一片雪花。

我是海上的風。

我第一次見到高橋先生時,他正坐在公園的橄欖樹下,為兩個女郎拍照。

我上前問他能否替我照張相,這個把帽檐壓得極低的 小豆島 攝影師揚起臉來,為此我看清了他眼下的雀斑。

我們跳上他的小汽車,把冷氣扭到最大。他領我爬上城山公園,找到日劇《為了N》里的櫻花亭。等下到草壁港,我們對視一眼,異口同聲說,這是成瀨慎司想著喜歡的人跳進海里的地方。說完我們嗤嗤笑作一團。接著我們去看了有千年樹齡的橄欖樹。我們在落日中沿著海邊公路開到沙灘去,我們在棧橋的長凳上說了道別的話,我們約定等再會時,要擁抱朝我們走了億萬年的星光,要贊美令人嘆為觀止的海上日出。

日后當我說起 瀨戶內海 ,我不見得會侃侃而談安藤忠雄的地中美術館或是草間彌生的南瓜,我想我會講講池田家。

池田家種在房前的檸檬和柑橘,池田先生邀我明年秋天來采擷下果實泡紅茶,做果醬。池田家栽在屋后的葡萄,個頭不大,卻相當好味兒,池田先生特地鉸下兩串來給我解饞。

池田家總是擺得滿滿當當的早餐桌,玉子燒,卷心菜 沙拉 ,有時是土豆 沙拉 ,菠菜拌豆腐,清炒牛蒡,味增湯,怕客人餓肚子而盛得跟小山似的米飯,還有一壺剛剛煮好的熱咖啡。

池田家能聽見鎮廣播的視野極佳的二樓房間。池田先生寫在便箋本上的“魯迅”。無論如何也不能忘了池田家禮拜一午后的冷面。

最關照學生的城市京都

“還記得上次送靜小姐去 京都 站,下車的地方嗎,在那兒等靜小姐。”希望號 新干 線還沒駛離 東京 站,我就收到了一郎先生的消息。

怕我搞不清楚跑錯了地方,一郎先生很快又發來了 京都 站的站內地圖。

等我從八條口出來,一郎先生果然已經在外邊等著了。一年多后的重逢,兩個人都喜不自禁,車子還沒發動就敘上了舊。

2015年日劇《朝5晚9:帥氣和尚愛上我》播出后,讓多少人愕然:怎么隔壁的和尚,錦衣玉食,大權在握,還可以娶妻生子?未免和削發披緇,青燈古佛的形象相去甚遠。

這絕不是編劇一拍腦門隨隨便便想出來的橋段。

過去在鋪設 京都 的市營電車軌道時,有人指出,讓電車就這樣直接從東本愿寺的正門通過太失禮數。人們只好想方設法讓電車拐了個彎。這般權重望崇,除了穿白襪的(指 日本 和尚),還有花道和茶道的宗師。

在中京區油小路通り上,緊挨著“本能寺之變”的舊址,有和尚干脆開起了酒吧,頗有點兒煮酒度眾生的意思。

放下行李,撈起相機,一郎先生開車送我來到了「 京都 坊主酒吧」。

老板羽田高秀是凈土真宗本愿寺派光恩寺的住持,同時還是一家小小的IT公司的社長和園藝公司的董事。

雖然有固定的營業時間,但若是遇上哪天要行法事,就會推遲開門甚至臨時店休。

在等牛肉咖喱飯端上來的時間里,我注意到面前擺了一本講身后事的書。

“是半點也疏忽不得的大事,特別是對亡者的家屬來說。”羽田先生表情認真地對我說。

惦記著答應了一郎先生會早點兒回去,我擎起隱藏的特調雞尾酒“諸行無常”一飲而盡,告別了「 京都 坊主酒吧」。

你問我“諸行無常”是個什么滋味?我想,不同的人能嘗出不同的滋味吧。

去年回國后,我與一郎先生非但沒有不相問聞,反倒頻頻交游往來。

5月15日,靜小姐,上午趁有空去看了會兒葵祭呢。

7月7日,靜小姐,祗園祭就要開始了。天漸漸熱起來了呀。

11月5日,前幾天去了北邊的山里, 京都 已經是紅葉的季節了。11月15日,白天去善峰寺看了紅葉,真想讓靜小姐也瞧瞧啊。11月16日,今天也格外適宜外出賞紅葉呢。12月1日,靜小姐,明天就是 日本 語能力考的日子了吧。我也會向神明祈愿保佑靜小姐考試順利的。

1月1日,謹賀新年,今年也請靜小姐多多關照了。

只是這種淺談就如隔靴搔癢,多少差了點意思。再見面我們像是要把什么彌補回來似的,直話到了后半夜。連何時下起了夜雨都無知無覺。

同志社大學邊上藏著一條屬于學生的商店街。

出町柳桝(jie)形商店街的名氣遠不及錦市場,人氣更不敵新京極商店街,卻是京アニ( 京都 動畫)制作的《玉子市場》中兔山商店街的原型舞臺。

京都 可說是最寵愛學生的城市。

1969年,全共斗學潮從 東京 大學蔓延到 京都 大學。罷課的學生在百萬遍馬路上與警察機動隊對峙時,不慎把燃燒瓶擲進了路邊的小店里。店家也沒有要責怪的意思,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因為是學生嘛。”

除了 京都 大學前的百萬遍,對學生關照有加的地方,還有鴨川邊上的出町。

出町過去有家不起眼卻極有人情味兒的中華料理店,在那個認為大學生邊打工邊念書是十分辛苦的年代,老板讓囊中羞澀的大學生敞開肚皮吃到飽。至于飯錢嘛,據說只要去后廚幫著洗半個鐘的碗就行。靠著這家店的關照,許多京大、同志大、立命館和府立醫大的學生得以還算順利地畢業,走上社會。

京都 的學生們常去的,還有一家叫「出町ふたば」的和菓子店。

「出町ふたば」創業于明治32年(1899年),進入大正之后,京大和同志社的學生哥兒常來買“豆餅”當作午后茶歇的點心,也不勞店家包起來,就這樣直接抓在手里一路走一路吃。從那以來,「出町ふたば」的“豆餅”就成了這一帶代表性的名點。到了令和的今天,人氣不減反增,一到周末還會排起長隊。

“豆餅”的米用的是滋賀遠近聞名的“羽二重糯米”,豆子只嚴選 北海道 美瑛· 富良野 特有的紅豌豆和十勝出產的紅小豆。制法自創業以來就不曾變更過,想要好好守住“從前留下來的 京都 的滋味兒”啊,店主如是說道。

京都 人來說,從前留下來的 京都 的滋味兒,還有「聖護院八ッ橋」的“八ッ橋”煎餅,「西村衛生ボーロ」的圓松餅,「老松」的“御所車”紅豆糯米糕,「上田製菓」的二次烤制面包干,「亀末廣」的“京の縁”,「西利」的“千枚漬”。

“真是令人懷念啊,全是過去我常買來吃的點心”,一郎先生捧著我的旅行筆記,眼神變得柔和起來,像一泓不見底的池水起了波瀾,“看了靜小姐的筆記,好像回到了小時候一樣”。

過了出町橋,就是下鴨神社了。

“下鴨神社坐落在被高野川和賀茂川包圍著的三角地帶。在 京都 ,有來歷的神社多如牛毛。在此之中,下鴨神社也是自平安時代以前就存在的屈指可數的大神社。”——《四畳半神話大系》

下鴨神社的正式名稱叫賀茂御祖神社,環繞下鴨神社的原始森林“糺の森”,據說面積有三個甲子園球場那么大,其中樹齡超過600年的 神木 多達數百棵。

本篇游記共含39547個文字,315張圖片。幫助了游客。 舉報
相關目的地:日本
返回頂部
意見反饋
頁面底部
128期百度集团单双中特投资 云南快乐10分玩法 安徽快三 申城上海麻将app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老 利用国外资源赚钱项目 青海快3第26期开奖结果查询 电竞比分1z 贵州快三跨度和值走势 球探网足球比分捷报比分直播网 在家养狗赚钱行吗 飞艇单期计划 时时彩组60计划 彩51苹果app下载 来打红中麻将手机版 球探网足球比分直播 网上每天赚钱